©樱井木团长 | Powered by LOFTER

白止:

 跟团子一起玩的问卷!团子真的超棒啊——好喜欢她的文风啊,团子笔下的仏英真的超可爱啊啊啊!!!!不过我画的这么草率看到她的段子后感觉好对不起她啊orz请原谅我的草稿风吧X

木团子 @木团子233号 :有几个设定有些苦恼,写的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好,但是人都要进步和提高的嘛XD感谢阅读,以及写的很开心XD和白止合作也很开心啊XD

因为图太小了文看不太清楚之类的…所以文字也重新发一遍

1·新来的服务生和老主顾

     弗朗西斯把伞收起进了餐厅,接着甩去表面残留的雨水,他没有抱怨这差劲的天气,反倒抱怨自己不会挑时间出门。
     他是这家店的常客,这里的装修与氛围令他称赞。他喜欢听那个同样扎辫子的男人弹琴,婉转动听。弗朗西斯再次坐在了窗边,他钟爱这个位置。
     那个服务生好像是新来的。弗朗西斯看着远处的金发男生,大概是这一带的大学生来实习吧。
     啊,他转过脸了。
     金黄的碎发,碧绿的眼眸,他同旁人微笑着,把手靠在柜台。他的身材总给人瘦弱的感觉,黑色的西装马甲却在他身上格外好看。
     弗朗西斯静静地看着他——伙计们,你们听说过一见钟情吗?
     “打扰一下——”弗朗西斯挥手示意,满意的看着亚瑟朝自己走来。
     “先生,请问您需要什么?”亚瑟先是弯腰为他倒上水,随后用这辈子最礼貌的语气问道。
     “亚瑟,亚瑟·柯克兰……真是个好名字啊……”弗朗西斯小声嘟囔。
     亚瑟察觉他看到了自己胸前的名牌,不过他还是没有在意什么。
     “我想要一盘五十斤重的马肉,一杯公元前的红酒,和一双东方人用的筷子。”弗朗西斯一本正经的说着。
     亚瑟黑着脸,第一天上班就遇到这种顾客也是够悲伤的。“抱歉,我们这里都没有。您可以去南极看看,顺便带回来比桌子高的叉子。”
     “你喜欢比桌子高的叉子?那比桌子高的我呢?”
     “除非你能叉起五十斤重的马肉。”亚瑟继续微笑。
     “啊——哥哥我骑过的马可远不止五十斤哦。”弗朗西斯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     亚瑟白他一眼,差点就忍不住上去抓他的小辫子。
     “真是的,如果你们这里都没有的话……”弗朗西斯看着亚瑟的眼睛,“那么,请给我一份亚瑟·柯克兰。打包带走。”
     “这总不能没有吧?”


2·狱警和犯人

     “调戏警察,无期徒刑……。”亚瑟用意味不明的目光看着弗朗西斯。
     “调戏犯人,无期徒刑……。”弗朗西斯用同样的目光看着亚瑟。
     “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?快回去,714号犯人,波诺伏瓦先生。”亚瑟把弗朗西斯的手拍掉,“除非你想多加些罪。”
     “都说狱警是性冷淡、苦瓜脸,这话果然没错。”弗朗西斯依旧笑着。
     “那边的,记上。给714号犯人的刑期多加个三五年。”亚瑟面无表情,向旁边拿着小本本的安东尼奥如是说到。
     “如果我多待三五年,我是说,你三五年内不会辞职或者退休吧?”弗朗西斯的笑容更灿烂了。
     亚瑟轻轻捏下弗朗西斯的脸,“你怎么这么变态……我猜你就是犯这个进来的吧。”
     “零分。”弗朗西斯撇嘴。“哥哥我公司破产进来的。”
     “那又怎样,还是个花花公子。”
     “喂,跟我读,绅—士—好—男—人—”
     “哦。跟你读。神—经—病—煞—笔—”
      “亚瑟,再这么调戏我我可把持不住。那边还有个黑皮呢。”弗朗西斯一脸严肃的看着亚瑟说。
     然后安东尼奥很识趣的走开了。“我上个厕所,你们随意。”
     “……神经病啊你们。”亚瑟没搭理他们,转身点了一支烟。
     “原来你抽烟的吗?”
     “笑话,你不抽?”
     “抱歉,我还真不抽。”
     “我也是很久以前抽的了,今天被你气的。”
     弗朗西斯抓住亚瑟的手把烟抽下来,“吸烟对身体不好。你身体不好的话我抱谁睡觉啊。”
     “你抱谁睡觉???”亚瑟上一秒还被他的前半句感动,下一秒就被他的后半句气的差点背过去。
     “抱你啊。”弗朗西斯忽然抱住了亚瑟,“抱你。”
     “我要是不同意呢?”
     “反对无效。”
     “得寸进尺。”
     
3·骑士英和国王仏

    “我将永远效忠于您。” 
      骑士身披战甲与红袍,巨大的玻璃镶嵌的窗户在他后面熠熠生辉。他单膝下跪,虔诚的目光被黑暗隐藏。
     他的影子延伸了很远,一直到同样红袍的国王那里去。
    “好,我亲爱的骑士。”国王的嘴角上扬,他金黄的长发衬托着镶满宝石的王冠,双眼浸染远方余辉。
亚瑟站起来,收起宝剑。
   “国王陛下,如果没什么事的话……我想我应该回去洗个澡。”
   “你这是在暗示我吗?亚瑟。”弗朗西斯轻笑,他摘下王冠,解开红袍。“这里没有其他的人。”
     ……上帝,我真想移民到邻国。    
   “呐,老婆还是要自己动手抢来的。”弗朗西斯抓过亚瑟的手,然后他们吭哧了几下还是翻上了床。

4·飞船驾驶员和专属导航员

     亚瑟把热好的牛奶放在塑料桌子上,然后他轻轻的把被子盖上,又小心仔细的整理了一下。“太困的话就睡觉吧,今天到这里。祝你好梦。”
     弗朗西斯眯了眯眼睛,他把被子放到了胸口那儿,身子向前倾了倾,然后他小口小口的喝光了牛奶。
     “亚瑟,我有点事想和你说。”他转过头,这样对亚瑟说着。
     “好,如果不打扰你休息的话。”亚瑟杵着脑袋,他不知道看弗朗西斯的眼神如同弗朗西斯看他一样温柔。让人沉沦的温柔。
     “你知道吗?宇宙中有两千亿个星系,每个星系里又有一万亿颗恒星;星星之中最冷有零下两百度,最热有零上两千度;有最快的也有最慢的,有最亮的也有最暗的。”
     “嗯哼?”亚瑟点了点头。
 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——亚瑟,我是说,这个世界有太多你不敢想象的事物,它有太多的可能。”
     “那么,你不敢想象什么呢?”
     “我不敢想象的啊……我不敢想象我会出生,我会坐在这里,和你一起,在宇宙里。呼吸也是一种奇迹,不是吗?”
     “是啊,是。呼吸也是奇迹。”亚瑟咧开嘴笑了。“好极了,下一个不敢想象的奇迹是什么呢?”
     “……你在指引我的方向。”弗朗西斯摸着下巴,也咧开了嘴。
     “当然,没有我的话你就会迷路。这是我的职业,也是你的需要。所以‘太多的可能’又指什么?”
     弗朗西斯把被子掀起,盖在了亚瑟的脑袋上。然后他抱了上去,隔着被子。
     “我爱上了你,这就是一种。”
     亚瑟有些慌乱,他有些反应不过来,两双手却慢慢的抱紧了弗朗西斯。他伏在他的肩窝那儿呼吸,然后一直沉默。
     “那么,你爱上我,有没有可能?”

5·恶魔和神父

     “把我放出去吧,弗朗西斯。”
     亚瑟说。他的头抵在弗朗西斯的胸膛,“我真的不想……不想再过这种流浪一般的生活……。”
     弗朗西斯有些措手不及,他把下巴抵在亚瑟的毛茸茸的头发上,轻轻的抱着亚瑟。“只有我可以看见你,也就是说,你也许只认识我一个人类…”
     “很奇怪的,也很巧的,我喜欢你。”
     “……?”亚瑟把头抬起,然后他的声音微微颤抖,“真的很巧啊,我也是。”
     弗朗西斯凝望着亚瑟,许久,他笑着揉了把亚瑟的头发。

……
     举行仪式的那天,只有弗朗西斯一个人。
     枯枝被风摇动,发出野鬼哭泣一般的声音。石子阻挡水流的涌动,于是在它前方形成一层层的涟漪。巨大的白灰色石块挺立两旁,落叶绕过它们飘到了小河上。
     石道上铺着鲜绿的草地,等待神父的经过。
     弗朗西斯身穿五彩祭衣,这很配他白皙的皮肤和金黄的长发。他缓缓走向神坛,他的表情庄重而严肃。
     弗朗西斯回头,他的恶魔就在不远处微微笑。

6·拟动物

     今天是狐狸先生的生日。亚瑟小兔子漫步在森林中,仔细思考着能为这位特别的朋友送些什么。
     啊——那家伙超差劲的啊,一年四季都在发情,只要周围有美女就不会停下来那张嘴,这片森林里属它人缘最好。不过,也只有我不中它下三滥的泡妞招数吧。我没有羡慕,绝对没有。有几个朋友很了不起吗?我也有很多啊……比如,比如……比如那只狐狸。 垂耳兔还是垂下了耳朵。
     送个花环吧,兔子大人亲自编的,绝对让他哭出来哦。
     不行,这样的话他绝对会戴着我的花环跟别人炫耀……
     兔子坐在河边缩成一团,小小的圆圆的尾巴扫来扫去。
     那就做些点心送给他吧。也是好吃到哭出来的点心哦。
     它揪起几颗青草塞进嘴里,一边嚼一边策划着礼物。真是讨厌啊……那么反过来想想呢?如果是我的生日,那家伙会送我些什么呢?……
   “毛毛虫!原来你在这儿吗?”狐狸先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来,揉着兔子的脑袋。“你一只兔子在做什么啊?”
   “诶……今天不是你生日吗?”兔子应声回头,嘴边的青草不小心撩到了狐狸的鼻子。
  “对啊……所以哥哥来找你啦!”狐狸揉揉鼻子,“怎么?不欢迎我吗?”
  “你不应该在家吗?”
  “为什么我要在家?”
  “你家不应该有很多人去吗?”
  “……我没告诉他们今天是我的生日啦。”
  “为什么……?”
  “哪有那么多为什么。”狐狸敲了下小兔子的头,“就是只想告诉你一个人。”
  “但是我还没有准备礼物啊……你先走,我准备好给你送过去……”兔子推了推狐狸。
 “诶,我以为你准备好了呢。” 
 “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准备好了?”
狐狸的目光扫了扫兔子的全身,“这个。”
 “该死……”兔子捂着头,红着脸向狐狸扑过去。


评论(4)
热度(159)

你以目光感受,浪漫宁静宇宙。